亚冠

末世到修仙 第九百五十章追杀

2020-01-16 18:08: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末世到修仙 第九百五十章追杀

“锵!”清越的剑鸣声,骤然在枝繁叶茂的昏暗林道中响彻而起,一道猩红的剑光,瞬息间闪现而出,仿似毒蛇吐信般,径直的袭向了狂奔中的修者。

突如其来的攻击,叫这名修者的心头一紧,眼瞳猛缩,整个身影飞速的朝后退去,同时手中的长刀仿似疯魔了一般,毫无章法的胡乱舞出,随着长刀的晃动,数十道雪亮的刀光被拖曳而出,在他的身前布下了一道刀的同时,数道刀光向着那骤现的剑光劈砍而落。

“铛!”一连串的火星迸溅而出,猩红如血的剑光刺目无比,带着无物可挡的锋芒,摧枯拉朽般的击溃劈落的刀光,之后,去势不减,撕碎了那修者身前的刀,剑与刀重重的撞击在了一处。

这突兀而现的一剑上,蕴含的力道出乎这名修者预料的强,他持刀的手臂猛的一颤,五指发麻,虎口崩裂,鲜血汩汩而下。虽然勉力的握住了刀柄,没有叫长刀脱手,但这名武者的心头狠狠的沉了下去,再看清楚了这一剑的主人之际,他的眼瞳猛的一缩,脸上泛起了惊之色,凄厉的嘶吼着,“为什么?!”为什么不由分说的上来就杀?!为什么不肯给一条生路?!为什么胆敢得罪他们天一门?!

不过,纵是有满心的疑问和不甘,他便是再也没有机会出口了,猩红如血的剑光,在他那布满了惊恐的眼瞳之中闪动而过,瞬间便是摧枯拉巧般的撕开他身外的护体灵光,径直的洞穿了他的眉心,

“砰!”夹杂着脑浆的鲜血迸溅而出,仿似被重锤当头擂击过一般,缺了小半边儿头颅的尸体,被抛飞到了半空中,划出一道抛物线,而后,方才重重的甩落在地。

温热的鲜血仿似疾雨一般,溅落在紧随他身后的两名修者身上,微有些愣怔的两人方才反应了过来,那开路的修者死了!看着叶楚挑眉望向了两人,他俩对视了一眼,眼中是压制不下的惊骇。就是这个人,将他们的原本好好的追杀行动,硬生生的掰扯成了逃命之路,亲眼目睹了她毫不留情的狠辣出手,将十数人的小队斩杀的七零八落,只剩他们几个逃了出来,她竟是衔尾而来,明摆着是要斩尽杀绝了。妈蛋的,兔子急了还咬人!两人心头的惊惧被狠狠的压了下去,脸上泛起了一抹狞色,没有任何的言语相商,二人极为有默契的出剑,一左一右向着暴起而击。

叶楚挑眉,嘴角轻轻的扯动出了一抹冷笑,手腕一翻,手中那还在滴血的七杀剑斜斜的向上一挑,一道猩红如血的剑光仿似闪电般,自七杀剑上迸射而出,刹那间,刀光剑影遮天蔽日。

“铛!铛!铛!”刺耳的金铁交鸣声在昏暗的密林之中响彻,两道璀璨夺目的剑光,只是勉力的支持了片刻,便是被那如血的剑光压制住了。眉头一挑,叶楚微微的眯起了眼睛,手腕一抖,一股极为可怕的锋芒,自她的七杀剑上涌动而出,凌厉无匹仿似能够撕天裂地的剑意汹涌而出。

“噗!噗!”利刃切入血肉的声音,在这昏暗的丛林之中,清晰响起,淡淡的血腥味儿弥漫了开来。瞬间,那两名修者的动作仿似被定住了一般,整个人呆立在原地,一道细长的血痕在他们的额头正中显现出了出来,这道血痕甫一出现,便是以着极快的速度向着他们的整个身体蔓延了下去。鲜血如注狂涌而出,一瞬间,这两名修者的身体便是被整整齐齐的分成两半儿,重重的砸落在地,带起大片的血雨。

面色有些微微的泛白,额头上渗出了冷汗,叶楚长长的吐出了口气,摸出了颗丹药,正要塞入口中,一道雪亮的剑光突兀的在枝繁叶茂的丛林之中暴射而出,撕碎了密林之中的昏暗,径直的向着叶楚的脖颈处横扫而去。

对上这突如其来的攻击,叶楚的面上现出了一抹慌乱,手忙脚乱之中,手中的丹药坠地,她狠狠的一咬牙,额头上的青筋蹦起,手臂微颤着抬起,手中的七杀剑向着那道剑光重重的劈落,同时,身形急速的向后退去。而,与此同时,一道身影仿似扑食的猎豹般,猛的自那密林之中暴冲了出来,手中的长剑飞快的摆动着,数十道刺目的剑光,交织成了一道剑,向着叶楚当头笼了下去。

终于有胆子出来了嘛!擦,浪费她一颗上好的丹药。叶楚脸上的慌乱一扫而空,嘴角勾起了冷笑,手臂一振,“锵!”穿透力极强的清越剑鸣声,回荡在密林之中,锋锐无比的剑意,自七杀剑上如洪水般的宣泄而出,在那名冲出来的修者满是骇然的目光当中,瞬息间,扯碎了他布下的剑,在他慌乱着后退的一刹那,重重的劈落,两条齐膝而断的小腿随着一大串儿的血花,飞射而出。

“啊!”随着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响起,那断了一双腿的修者重重的砸落在地,断枝残叶簌簌而下,叶楚持着淌血的七杀剑,漠然的望着那满脸惊恐的修者,缓缓的踏步上前。

“天一门的弟子,呵……”叶楚冲着这名修者微微的一笑,可那充斥于眼中的森冷杀意,却是叫这名修者不由的打了个寒颤,一时之间,甚至忘记了断腿之痛。

带血的森寒剑尖轻轻的向前一送,抵住了那修者的咽喉,剑意自长剑之上涌出,瞬息间,便是封锁住了他的七经八脉,镇压住了他丹田内蠢蠢欲动的元婴,叶楚微一侧头,脸上的笑意有些灿烂的道,“想要自爆?!呵,”瞧着他瞬息间难看下来的脸色,叶楚笑眯眯的点了点头,“看来你是个聪明人,知道有些事比死还可怕。我最喜欢聪明人,你如果能更聪明一些,我给你个痛快。”

“哼!”冷哼了一声,那修者嘲弄的看了叶楚一眼,咬紧了牙关,紧紧的闭上了双眼。

“呵,你这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啊!”一抹的暴虐的戾气,渐渐的自叶楚的眼底翻涌了上来。

南昌第五医院怎么样
漳州骨伤专科医院预约挂号
湖北治疗癫痫病哪家专科医院好
兰州正规妇科医院
运城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