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荒神归来第二百五十八章单方虐杀一更

2020-01-29 19:41: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荒神归来 第二百五十八章 单方虐杀 (一更)

无法大师和狼霸确认了几件事,关于灵丸的来源和是谁在断命坑袭击了石家人。孟野猜测这个大和尚也得到了和石大少同样的录音,所以才来亲自询问。

在花木耳的迷惑下,狼霸有问必答。无法大师还问到了无极山河图,在没有得到答案的情况下,他又问到狼家少爷的来历以及修炼了何种功法,为什么能肆无忌惮地伏击石家人。

好在狼霸之前就没有问过孟野的修炼之事,所以没能说出什么隐秘。

无法大师后面的两个问题,让孟野备感疑惑,因为一个是问龚若烟有没有什么异常行为,还有一个是狼家失传的功法,并问了狼霸是否知道如何利用生命元能或者任何相关咨讯。

这两个问题他同样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但最后还是对花木耳说“虽然没得到什么有用的东西,但答应你们的事,我依然会做到。”

此时的无法大师和在狼家吃饭时的大大咧咧完全不同,一脸的精明和算计。

近三千米远处的高楼上,孟野一脸杀机,龚若烟的身体迷团一直缠绕在他心头,有可能在今天得到破解。

他将无级山河图中的小贝也叫了出来,一人一杆“山寨”大狙。

“怎么打?”小贝问。

“准备好就一起狙掉那秃子的下身,我要他的记忆。命中后用同样的方式对付花木耳,不准爆头。”孟野下令。

小宝小贝早前在这夺自国安九科、又经过孟野“山寨”的大狙上安装了战术电脑,可以自动根据距离、海拔、风向、风速、角度、温度、湿度、气压、目标行动轨迹等修正弹道数据。

但即使如此,她们还是自己测算了一下,再和电脑提供的数据验证,毕竟三千米的射击距离,谁都没把握说百分百能打中。

.

无法大师正欲转身离开,一直谨慎感应四周的他乍然奋起,双腿贯力向后急退,两掌闪着刺目白芒,急向身前斜下方拍去。

当先的一颗携带着巨大惯性的20MM弹头被他拍扁并砸入了地板中,但另一颗紧跟而至的子弹还是击中了无法大师的盆骨。

高射炮口径的反器材大狙威力惊人,无法大师有真气护体,但左侧腹部还是被刻着阵法的弹头轰出一个海碗大的洞。整个腰部的一大半不见了。

子弹穿体而出打进水泥墙中。孟野闪身出现在被子弹惯性带得加速飞退的无法大师身旁,一边施展“荡体.制动”压抑他的真气,一边手举着霸蛇变化的黑刀,拦腰劈下。

他只要无法大师的上半身就行了,肚脐以下没有任何用处,只有个被打裂的丹田。

一切的发生都只在瞬息之间,无法大师身体还在空中,腹部的疼痛刚刚传进大脑中,就感应到危险再次降临。

但他到底是高手,应变何其之快,孟野一刀斩下的时候,他闪着白光的双掌分袭孟野的头部和手上的霸蛇黑刀。

“荡体.制动”对于高阶修真者的作用还是只能扰乱和轻度抑制,并不能完全封锁对方的真气。

孟野也是战场老将,霸蛇是有自主意识的。他放开霸蛇,自己在半空中借助空间钥匙挪移到了无法大师的身后,一记重拳朝他后心捣去。

招式用老的无法大师双目怒瞪,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腰斩。同时,一只戴着黑手套的拳头从后背透体而出。心脏已被轰碎。

从肚脐处被砍断的无法大师没有了丹田真气的支持,不能再有所作为,他肠子哗啦流了一地,上半身挂在孟野的手臂上,苟延残喘着。

孟野的手没有从无法大师的身体中抽回来,他用“荡体.炼人”吊住对方性命,强行探入记忆,希望翻查出龚若烟身体的迷团。

这时他上丹中的龟甲才提示刚才接触的信息:非正常修真流派,真气属性未知,境界未知。

孟野的意识探入,发现此人脑中一片混乱,什么记忆都没有。

此时的无法大师头顶之上缓缓渗出一团眼球大的黑红色轻雾,孟野不明所以,怔了一下后潜意识地伸手去抓,发现入手只有虚无,没有任何感应。

黑红色轻雾转瞬即逝,龟甲提示:不明能量体。

然后无法大师的身体彻底瘫软了下去,毫无生机。孟野的手还插在他胸腔里,感知明显,这身体还没有完全失去机能,但大脑完全停机了。

孟野一股想继续杀下去的冲动,就像老虎扑到了一只羊,一门心思想做的就是撕开它撕开它。

从子弹入屋到孟野拎着无法大师的半截身体查看记忆,一切的发生只有几秒而已。

.

床上的狼霸和花木耳愣在当场还没有做出任何反应,狼霸认识血狼战袍,他知道这个蒙面的黑衣人是谁。

“你是谁?”花木耳厉声喝问,举手就朝地上扔出一颗拳头大小的绿色种子。

狼霸反应过来,变得稍有些清醒,结结巴巴地说:“我……杀了我!”

小宝小贝在三千米的距离之外,打完了无法大师后,迅速拉栓瞄准扣动扳机,但这么远的距离,子弹是需要飞一会儿的。

花木耳的种子还没落地,第二波攻击已经到了。她的修为远比无法大师要低,只有二宫镜,两天两次被狙了,但还是没能做出任何反应。

一枪击中丹田,一枪击中肺部。

两个大血窟窿,她的身体支离破碎。子弹同样透体而出,将水泥墙也打了个大裂洞。

这是小宝小贝的战术配合,修真者的动力源就是丹田,这是比心脏还重要的要害。

而不杀死对方又要让其完全丧失活动能力的话,肺部是个好选择,因为她将无法呼吸。

掉到地上的绿色种子失去了操控,没有发生任何变化,轻轻地滚到了孟野脚边,被他伸手抓了起来。

狼霸见“心爱”之人被打成残肢烂肉,再次陷入痴迷之中,心如刀绞,正欲扑上去痛哭,却被孟野扯住后颈扔到一边。

花木耳的情况比石大少还要糟,脑中有至少两重强大的阵法守护着,他什么记忆也看不到。

狼霸被扔到墙角后,一边哀嚎一边扑过来:“我的心肝啊……!我的小木耳……”声音凄凉无比,令人不禁扼腕叹息,这是“真爱”!

他一边抹眼泪一边抱怨孟野:“你们把她杀了,我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啊?我不能没有她,让我和她一起死吧。”

孟野不得不用“荡体.军令”让其冷静。然后吊住花木耳的性命,拎着她血淋淋的残肢要离开。

狼霸突然跪下,一脸迫切地哀求道:“等下,趁她还没死,让我再干她两回!”

南方医院陈思宇
北京市海淀医院
广州手术治疗白癜风
干细胞抗衰老中心
烟台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