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虐仙记 第832章菜

2019-12-04 17:30: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虐仙记 第832章菜

左老爷就满意的笑笑:“我们这里不用讲什么规矩,最讲理的方式就是用拳头。他们虽然都不敢杀你,但是欺负你这个新人,却是一定的,你小心一点就是啦。你现在要做的,就是立即去找自己的口粮,下去吧。”

薛冲行礼转身,蹒跚的离去。此时的薛冲仅仅恢复了一点。血脂的存在,的确使薛冲的身体迅速恢复,可是要命的是,自己的身体还处在极度的疲劳之中,像是站着都可以睡去。

薛冲此时已经清楚,这就是生生被时空传送通道折磨的后果。

能够在时空传送通道中活下来,并且进入蛮荒大陆,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究竟自己为什么不死,薛冲现在都不完全的知道。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清朗的声音响起:“小子,跟我来!”

薛冲豁然转身,就看到一个俊俏的年轻人。其实他也算不上俊俏,脸上还有一条好长的疤痕,可是和其他的破布口袋一般的人相比,他四肢完好,皮肤有光泽,身形修长,的确是鹤立j群。这才是真正的鹤立j群。

好险。如果他刚才要杀我,已经可以至少杀死十一次了。以此时薛冲的能力,即使心灵力可以感受到对手的攻击,却是无力抵挡。

好厉害,长生第三重宇d境界的人物,而且是巅峰境界。

薛冲就说道:“好的。”拖着蹒跚的脚步向外走去。

这个俊俏的年轻人满脸的不屑:“姓郭的小子,算你运气好,得到左老爷的庇护,否则的话,现在你已经在别人的肚子里,不过你活下去的希望,也是不大,因为他们不会让你这样得意的。你走出这个门,明日太阳当空的时候再回来,如果你还能回来的话。”

这人指着风沙之中一扇斑驳的石门说道。听他的口气。薛冲已经不能再回来啦。

薛冲颔首,有些镇定:“多谢。还没请教高姓?”

“我叫石顽,不过他们都叫我顽石,是左老爷的贴身护卫。”他无比骄傲的一笑。

薛冲立即知道。他有骄傲的本钱,在这片风沙严重,灵气贫瘠,瘴疬横行的似乎是被遗弃的土地上,左老爷是个人物。能够做他的贴身护卫,起码不会轻易死。

这就是比任何人都优越的地方。

薛冲点头:“石大侠好,我心中一直有个疑问――”

可是薛冲的话还没有说完,顽石就笑道:“你是想问我

,这里为什么每一天必须死一个人是不是?”

“正是。”薛冲很急切。

“因为这里太穷啦,因为这里住着的人,都该死,都是十恶不赦的凶徒,因为整理袋人的**都太高啦,所以灵气是永远是不够的。可是别人要活下去,那该怎么办?”顽石的眼中露出可笑的表情。

薛冲的神情紧张:“真的要吃人?”

“是啊,大家活不下去,不吃人怎办办。所以这里的规矩就是,当日找不到口粮的人,就牺牲自己,保全大家。这里修为最浅的,都是通玄境界的人,每个人吃他一小块血r,已经可以生存下去。”

薛冲想呕吐。但是却只是打了几个干呕,眼中的泪水下来了:“谁来执行?谁来保证这里的公平?”

顽石笑,讥诮的神色明显:“当然是左老爷,不过分r这种事情。却是我做。”他用手指着自己胸口,神色倨傲,脸上的疤痕显得十分霸道。

“也就是说,到明日正午,我找不到自己的口粮,就会成为别人的食物?”

顽石笑:“是的。左老爷虽然暂时能够保你一日一夜不死。可是明天钟声响起之前,若是你不能找到食物,你就等死吧,谁都救不了你!”

“残忍!不公平!”薛冲低低的吼了起来,他现在的声音的确很微弱。

顽石脸上讥诮的神色更浓:“小子,你不去找口粮,却在这里发神经,想必你还不清醒,明日太阳中天钟声响起的时候,若是你找不到自己的口粮,就是死。这里不是洪元大陆,不是仙界,也不是放逐我们的洪夏大陆,而是蛮荒之域,灵气被抽空的地方,这里唯一能够生存的就是我们,其他的东西,几乎都死啦,连植物都剩下没有多少,其余的就是荒凉和死亡。这里没有法律,这里没有公平,这里谁也不知道明天自己是不是还活着。”

他的语言,恶毒,残忍,和虚空之中干燥的空气十分融洽,然后,顽石的眼睛中s出凶光:“你现在虽然不算是个东西,可是一旦你能活过明天,你就会对我的地位构成威胁,你想想,你可以不死吗?”

“什么?”薛冲一惊,身上的冷汗立即出来了,“我武功低微,又没有碍着您什么事儿,你为什么不放过我?”薛冲的内心很清楚,能够替左老爷分r的护卫,对那些破布破烂一般的人,拥有怎样的支配能力。

顽石诡异的一笑:“放心,我不会亲手杀你,这样的话左老爷立即就会知道,会杀了我;那些无赖也不敢杀你,除非是他不想活啦。不过我依然有办法让你死,滚!”

薛冲果然离开。他明白,再不走,也没有什么意思。

看着薛冲的身影离开,顽石开心大笑:“左老爷有我一个护卫就够啦,人多了的话,我就没有现在的风光无限了。”

――――――

老龙的声音响起:“哎哟,终于活过来啦,小子,你现在怎么样?”

薛冲苦笑:“也没有怎么样,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被人当作食物一般的吃掉。”当下将发生的事情叙述一遍。老龙刚才几乎死去,自然不可能像是以前那样随时关注薛冲的情况。

老龙吃惊无比:“小子,你差一点就挂啦!不过还好,算是你老子在冥冥之中保佑你,你现在还完好无损,你估计恢复过来还需要多久?”

就在来到蛮荒之域后不久,薛冲身体重新凝聚,在经受了最艰难的修复之后,现在的薛冲,正在全面的恢复之中。

照妖眼就是照妖眼。其中充足的灵y并没有在时空传送通道之中失去,这是最令人满意的。而事实上,若不是照妖眼之中还有这样多的灵y,薛冲和老龙根本就不可能奇迹一般的生还。

其实。时空传送通道的阵法厉害无比,任何不是正常的输送,势必都会遭受不可逆转的剿杀,但是薛冲心灵力的存在,使得他可以在瞬息之间感觉到危险。从而驾驭照妖眼逃逸,也幸亏还有经验丰富的老龙,对于时空传送通道十分的熟悉,才能一一的化险为夷,就算薛冲被碾压成了r泥,可是身体不散,照妖眼的品质强横无比,当然也不会毁灭,其实最痛苦的反而是老龙,差点连一丝残魂都保存不住。

这是一种另类的试探。这是完全豁出去了的人采用的生存方式,居然成功。

薛冲思索半晌:“我以为,大约需要七八个时辰。现在看起来,距离左老爷明日午时敲钟,应当是没有丝毫的问题。”

老龙开始猴急:“那我们现在就出去找口粮吗?”老龙最担心的,就是面对左老爷这种妖孽一般的东西。

“不,我不能出这个门。”薛冲笑了起来。

“为何?”

“因为我的心灵力刺探到门外有无数的破烂一样的人类正在等着羞辱我,正在等着蹂躏我。”

“可恶。”老龙紧张起来,“如果你不出去,去哪里找口粮?”

薛冲笑:“既然这里的人还没有全部饿死。想必口粮一定是有的。”

老龙露出一丝微笑:“我知道你的心灵力厉害,但是不先做打算,万一到时候找不到,那该怎么办呢?”

薛冲笑:“我粗略的看了下。这里的人最少也有三千之数,并不算少,要使得每个人生存下去,仅仅吃掉一个人的血r,远远不够,所以我敢肯定。这里虽然贫穷落后,虽然荒凉无比,但是依然会有可以生存下去的东西。”

老龙顿时释然:“是的,有了你这小子的心灵力,还有什么口粮是找不到的呢?”

薛冲奇迹一般的消失了。

――――――

在这里遍地风沙之中,矗立着一座不成模样的宫殿。说是宫殿,是因为沙漠之中还有十余根华表,华表虽然破败不堪,有的已经只剩下半截,可是依然显示出昔日的辉煌。

在七八根华表的下面,有一幢小小的屋子。说屋子小,并不是真的很小,其实和普通的房屋没有什么两样,屋子里可以容纳上万的人。只是在空旷的沙漠中,这些用坚石砌成的房屋,就显得微不足道啦。

左老爷的眼睛半开半合,但是离合的神光还是使得顽石感到恐惧。

石顽十分谦卑的说道:“老爷,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将郭庸送出去啦。”

哼。虽然是轻轻的一声,但是石顽却是立即噗通一声跪下:“老爷,小的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吗?”

左老爷的眼睛似乎将石顽的身体都看透:“你那点心思,谁不知道,你是担心有了他做我的护卫,我就不再宠幸你啦?”

“是,小的的确有这样卑鄙的心思,我以后再也不敢啦。”

左老爷笑:“你不敢?呵呵呵,你敢的,你还可以暗中杀人,你还可以培植自己的亲信,你什么都敢做,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和刚来的时候天壤之别吧?”

“我――小的错啦,求老爷饶我一条狗命。”石顽磕头流血。

左老爷的眼中s出怀疑:“我本来以为你的胆子不会很大,可是一个无法改变的事实就是,你的修为长进了,而你的皮肤光泽啦,你自己难道感觉不到?”

“小的该死,该死,求老爷饶了小的狗命。”

左老爷不为所动:“看来想必你自己是知道的。你恐怕以为我会一直的修行,不关心这里发生的一切事情,可是你错啦。告诉你,我比任何人都关心这里,自从被放逐以来,这里就是我新的家。我把这里看成最宝贵的地方,我不允许有任何人破坏。林慕白无比恶毒,不仅将我们赶入死胡同,而且还抽取这里的灵气,甚至是修建了一条和洪元大陆这种低级别大陆相连的时空传送通道,就是为了使我们枯萎,就是为了使我们自相残杀而死,他永远不会放过我们的。可是上百年了,我们活下来了,奇迹一般的活下来了。而你,就是败坏我家当的东西,我还能留下你吗?”

石顽的双腿打颤,很想跳起身来反抗,可是左老爷的威势太盛,使得他只有拼命磕头的份儿。不知道为什么,在左老爷的眼睛注视下,他就像是触电一般的颤抖,根本就生不出反抗的勇气。他知道反抗的后果,也许是更快的变成齑粉,形神俱灭。

左老爷似乎十分得意:“看在你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当面违拗我意思的份上,我就给你一次生存下去的机会。”

“多谢。”石顽嘶哑着声音吼叫起来,无限激动。

左老爷的目光如鹰隼,看着石顽:“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这个叫郭庸的家伙吗?”

石顽高兴的劲头还没有过去,颤抖着说道:“老爷神机,小的难以测度。”

左老爷哼了一声:“就是因为他是一个新人,他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还没有被你污染的人,听好啦,我给你的机会就是,和郭庸一起,明日午时敲钟的时候回来,如果之前你没有找到任何的口粮,你就准备死吧。”

石顽高呼:“多谢老爷。”

左老爷的脸上露出假笑:“你多谢我吗?”这句话还没有说完,他就出了手,出的是辣手,他电光石火一般的击中了石顽的胸膛。

骨骼碎裂的声音之中,石顽本来健康充满活力的脸颊干瘪了下去,他的脸在迅速的衰老,就像是活力被抽空一般。左老爷的脸上显现出邪恶的笑容:“呵呵,你就是我的菜,你以为你私下里的手脚我都不知道,其实那是我故意的,我就是等着你肥胖起来,光鲜起来,那样,我宰起来的时才更加的过瘾。”未完待续。

呼伦贝尔市妇幼保健计划生育服务中心
夏津县人民医院
南充好的癫痫病医院
南昌哪家医院治癫痫病效果好
深圳治疗妇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