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河北邢台欲摆脱环保倒数第一排名称要壮士断

2019-11-09 19:40: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河北邢台欲摆脱环保倒数第一排名:称要壮士断腿

南都首席 王星 10月10日晚,邢台市环保局干部刘云正在办公室加班,忽然看到朋友圈里在传“为邢台退出倒数第一喝彩”的照片,他还从没注意到这个横幅,马上下楼去看。果然,在环保局旁边的自行车棚上,拉着一条横幅:“为我市退出全国74个城市空气质量排名倒数第一而喝彩”。

“这几年都是没日没夜没周末地干,没想到最后因为一个横幅火了。”刘云说,“问题是邢台能做到全年总排名退出倒数第一吗?如果做不到,这不是打脸吗?”

对于邢台市环保局的同志们来说,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

目标:勇夺倒数第三

横幅是8月挂上的。每个月的19日左右,环保部都会公布上个月的空气质量状况,8月19日那次,邢台在2014年第一次排到了倒数第二,唐山抢去了榜尾位置。据邢台市环保局一位工作人员说,那段时间刚好局里在搞活动,为了烘托气氛,就挂上了这个横幅。

如果横幅是挂在政府部门的大院里,可能也不会被人发到上,问题是邢台市环保局没有自己的办公楼,这几年都是在一个住宅小区里租着一栋楼,挂横幅的车棚旁边,既是篮球场又是临时停车场,而且出入小区的人们都能看到。一天,照片出现在朋友圈里,就这样,忽然之间,邢台环保局火了。

10月11日,横幅被撤了下来,换上了一幅“保护环境,人人有责”。下午,办公室开始不断接到来自全国各个媒体的,本来就忙得焦头烂额的工作人员又多了一项写声明回应的工作。最后给出的解释因为空气质量变化,广大群众都很高兴,横幅是“群众自愿挂出”。

不管是谁挂的,能不当倒数第一,那怕是暂时不当倒数第一,邢台市环保局都很开心。在环保部发布7月份排名的第三天,邢台市环保局的站上刊登了一篇报道――《7月份邢台市首次甩掉全国74个重污染城市“末位”的帽子》,据该报道,因为这个倒数第二,邢台市环保局召开了党组扩大会议,要求全市环保系统干部职工“克服骄躁思想,再负压力,再增措施,再鼓干劲”,目标是“力保8到9月份闯入倒第二、勇夺倒第三,圆满完成市委、市政府交办的大气污染防治年度目标任务。”

8月,邢台排名倒数第四。大气污染防治科科长王立谦告诉南都,在10月19日即将公布的9月榜单里,邢台估计是倒数第四或第三。

20个月里10次排名倒数第一

在一些批评者看来,倒数第一和倒数第二、第三差别并不大,都是空气质量很差,不能理解为什么邢台会如此在意。“我们理解大家的质疑,问题是邢台实在是退无可退,必须背水一战,而且,想从倒数第一变成倒数第二,还非常难。”邢台市环保局一位负责人对南都说。

所谓74个城市的空气质量排名,全称是《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区域及直辖市、省会城市和计划单列市等74个城市空气质量状况报告》,从2013年1月开始,环保部开始发布该项报告,其中关注度最高的就是74个城市的排名,邢台市第一个月就拿了倒数第一,然后拿了2013年度倒数第一,然后蝉联2014年1月到6月的倒数第一……从2013年1月至今20个月里,河北省邢台市拿了10次倒数第一,而最好的一次成绩是倒数第五。

“河北有几个城市空气都很差,没跑出过倒数前十,但谁知道倒数前十是谁啊?谁知道倒数第二是谁啊?但都记住了倒数第一是邢台!邢台几十年来真正被关注就两件事,一个是大地震,一个是倒数第一,连韩国媒体都报道了。”前述邢台市环保局负责人说。

大气污染防治科科长王立谦就被韩国媒体“报道”过。他每个星期都要参加、陪同各种考察团、专家组、调研会,去年他接受了一次省里电视台的采访,不久后,韩国M BC电视台用了河北电视台采访他的画面。当时他说的是邢台2013年优良天数为33天(全年38天),其他都是重污染。2014年10月14日他告诉南都,今年至今,邢台优良天数已经达到68天,比去年好很多。可是,排名还是摆在那里。

徐怀亮是邢台市环保局副局长兼发言人,他在邢台环保系统工作了近30年,说这两年压力最大。只要上班,他的电脑上都开着空气质量自动监测系统,随时查看。回家和路上就看,上装着一款空气质量的应用软件,在里面他除了邢台,还关注了唐山、石家庄、保定、邯郸、北京等“竞争对手”。

据一位中层干部介绍,邢台市个别县区的环保局长甚至不想干了,压力太大,工作太难,“地区想发展就要上项目,上项目就会给环境带来更大压力,你不批吧领导放不过你,你批了吧将来就是你的。”

穷地方治污,我们是壮士断腿

“中国空气质量最糟糕的城市邢台位于河北省,那里也是13世纪着名天文学家郭守敬的故乡。但是该市的炼钢厂和水泥厂现在制造着大量的烟雾,导致当地居民很少能看到星星。”10月10日,《环球时报》引用美国媒体报道,提及邢台和邢台历史上最有名的大人物郭守敬。

郭守敬是着名的天文学家,邢台市在达活泉公园建有郭守敬纪念馆和郭守敬观星台,同时,达活泉公园还有邢台市空气监测点,很多时候,这里的数据就注定了这里看不到星星。

蓝天白云自然也不多见,但只要去环保局就能看到。在环保局一楼有块大屏幕,除了在右侧实时显示空气质量情况,每隔几十秒就可以在主屏幕上看到“蓝蓝的天上白云飘”的美丽画面,给这幅照片配的标语是“治理大气污染共享蓝天白云”。和蓝天白云交替出现的,还有一幅炸毁工业设施的照片,标语是“以壮士断腕的勇气 切实加大环境治理力度”。

壮士断腕,这是邢台前任市委书记2012年2月就提出来的,当时邢台市率先开始大气污染治理,关停了无数工厂,“比如石子厂全都关了,邢台的建设项目都只能去邯郸的武安买石子,武安发了财,价格翻倍。”环保局党组副书记齐有主说。

邢台市发改局截至9月底的数据显示,受大气污染防治的影响,2014年,1157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停产47家,产能下降260家,影响工业产值164亿元,减少利润9 .3亿,减少税收5.3亿,职工下岗近千人。

在10月11日的一个京津冀协同发展环境问题会议上,齐有主说,“人家是‘壮士断腕’,我们是‘壮士断腿’。”邢台市政府副秘书长王仁龙在会议上说,关停、处理、抓人,能采取的措施都采取了,年终还是面临可能“倒数第一”的帽子,压力非常大,“这个时候我们太需要扶一把拉一把”。一个局长把话说得更明白,邢台作为河北省最穷的城市之一投入巨资治理大气污染,承受税收、财政、就业等方面的损失,“省里、北京、国家能不能做点实事?既然说是京津冀联防联控,对于经济最困难、任务最艰巨的地方有没有资金上的倾斜 、扶持?那怕不要资金,能不能多给一点天然气指标?我们把燃煤锅炉压了,天然气又严重不足,不给配额,这个活怎么干?”

被“断腕”“断腿”的还有环保局自己。在连续倒数第一3个月后,2014年4月,邢台市环保局领导班子被大调整,9个党组成员一下子换掉了4个,排名3、4、5位的三位班子成员和党组书记、局长张忠良一起被调走,同时调来4个新的党组成员,曾任新和县常务副县长、邢台市政府办调研员的司国亮被任命为新的党组书记。

邢台市副市长李全保在送司国亮等4人上任时,对新班子的要求就是“努力摆脱在全国74个城市空气质量排名落后的位次,以实际行动向市委、市政府和全市人民交一份满意的答卷。”而据当地媒体报道,司国亮代表市环保局向邢台市委市政府立了军令状,2014年年底必须退出倒数第一。

5月22日,邢台市人大常委会任命司国亮为邢台市环保局局长,司国亮在会议上承诺:力争年底摆脱空气质量全国倒数第一。

像办案一样搞环保检查

为了治理污染,邢台市在公安局设了环安支队,在检察院设了环保监察处,在法院设了环保法庭,用更强力的手段来查处涉嫌违法的破坏环境案件,“对触犯法律的,坚决执行‘污染入刑’”,邢台市市长孟祥伟在考察建韬时说。

位于邢台市区以北十几公里的建韬焦化、建韬化工是香港上市公司的企业,2003年开始建设以来累计投资20余亿元,是当年的招商引资明星项目,近年来因为污染问题多次被当地居民举报、媒体曝光,就是不能解决。4月22日,邢台市环保局半夜突查建韬,发现该公司不但偷偷关闭了治污设备,还自行篡改监测数据,三名人被逮捕。

徐怀亮说,邢台市环保局突击检查大企业就跟警察办大案一样。程序一般是这样:下班之后忽然接到通知开会,进了会议室就被收,等到晚上11点、12点甚至凌晨一两点,一声令下全部下楼上车,直扑目标企业,而直到这时除了局长司国亮还谁都不知道要突查那一家。到了门口环保警察上前控制门卫防治通风报信,进入厂区几辆车就各奔检测项目点。德龙钢铁、邢台钢铁、旭阳焦化等邢台大企业都被半夜突击检查过,

邢台市市长孟祥伟说该市“经济发展水平居于全省末位且差距越来越大”,一方面全市生产总值增速低于全国和全省平均水平,一方面全部财政收入出现负增长。在这种情况下还要关停搬迁大量企业,而企业想达标排放也要投入巨资。

邢台要求9月底排放不达标企业要坚决关停。王立谦告诉南都,截至10月14日,在全市2572家工业企业中,1813家完成治理任务实现达标排放,625家经营困难的企业自然停产,135家未实现稳定达标排放,被要求停产改造。

“能想到的都想了,能做的都在做,不管能不能退出倒数第一。”徐怀亮说。

10月12日,在连续几天雾霾重度污染后,有三四级风降临邢台,黄色预警在当天凌晨零时取消。这一天,一个京津冀协同发展环境问题专家组在邢台考察,十几个局长参加下午的会议。会议开始前,专家们还没到,一个局长说“幸亏刮风了,老天爷真给面子,Thank God,Thank God呀”。

乌鲁木齐民生网
亲子乐园
人生哲理
分享到: